孙哲:打造 “中国动画” 的成都品牌

 

孙哲:打造中国动画的成都品牌

 

孙哲:男、汉族、陕西白水人、无党派人士、研究员、硕士生导师、第十四届成都市政协委员。现任成都大学美术与影视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兼四川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动画影视学院、四川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兼成都市数字动画原创中心主任。

 

 

动漫产业已经成为国家软实力提升、中华文化对外输出、提升国际文化影响力的核心产业之一,在政策支持与互联网平台的加持下,发展速度快、市场参与程度高,发展前景广被看好。天府之国成都历来与动画、动漫有着深厚渊源,聚拢了大量创作、生产、销售和培训等相关企业,亦是国家数字媒体技术产业化基地、全国首家国家网络游戏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国家动漫游戏产业振兴基地。成都市政协委员、成都大学动画系系主任、教授孙哲认为,历经市场检验的动画作品才可称之为优秀,此外,从业者可从传统文化角度寻找切入点,将国产动画作品的独特性发挥出来。

 

中国动画产业喜忧参半

 

于动画领域倾力多年,在孙哲看来,中国最让人不可忘怀的动画片还是老一辈人的那些作品,如《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谈》、《三个和尚》等,从故事到手法,真正是把中国元素都放进去了。但那个时候恰逢改革开放,没有资源再去做一些原创作品,大量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老一辈工作人员纷纷辞职,从那以后,时隔十多年才出了一个《宝莲灯》。这个时期各方面的变革非常大。国外的作品也涌进来了,好作品、垃圾作品都有。记得当时的电

视节目里有很多国外的动画片,《铁臂阿童木》、《聪明的一休》之类。后来国内的从业者也逐渐开始新的创作了,《蓝皮鼠大脸猫》、《海尔兄弟》、《西游记》等等,有表现不俗的,也有滥竽充数的。

令他感到振奋的是,进入新世纪后动画产业迎来了又一个高速发展时期,2003年动漫产业被国家广电总局列为重点扶持的文化产业,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印发《关于发展中国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这是对国产动漫产业给予扶持的最重要政策之一。很多动画作品面市,从《蓝猫》到《喜羊羊与灰太狼》,再到《熊出没》,市场反响不错。

但孙哲认为,我国动画市场状况是喜忧参半。在这样的情形下,喜是什么,忧又是什么呢?在我国的动画市场不断涌现新的作品和内容的今天,动画制作能力位居世界

前列,但是我们的优秀作品一直不能和美国、日本比。前一段时间《你的名字》很受欢迎,做得非常好。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走出去,不让文化走出去,不能实现拉高的效应,怎么办?近年来的部分作品确实越来越成型,《大圣归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文化转折。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没有市场的高度认可,文化永远是空谈,永远带着引号,永远只是附加产物,大家并不承认。

而且,文化本身带有一种记忆的功能。以前很多日本动画片进来,就相当于栽下种子。看过日本动画片的年轻人到了自己画的时候,都画那种车轮式的大眼睛。我就对他们说你们喜欢吗?中国人不是这样的。日本人是用芭比娃娃的样子去延续文化形象,一定要把眼睛改大,一定要把腿弄长,弄成大长腿,这就变成了一种文化现

象,这种文化现象流行开来也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年轻人。

所幸,经过市场的一番较量,很多好作品确实在进步,相应的有一批动画人在成长。他们怀有一种酷爱的情节,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动画片给予了相当的培养与熏陶,当他们从事这个行业后,想法和做法就更新锐与踏实。由此我相信今后的中国动画产业会越来越好,将慢慢构建起一个专业的平台,动画作品逐步走向精品,走向人心。

 

成都文产大有内容可做

 

孙哲昔年去日本学习、交流,看到宫崎骏的龙猫非常受欢迎,东京的台场全都是龙猫玩具,它是一个动画片里虚拟构造出来的东西,动画就有这样的功能,可以把一个虚拟的东西变成一个带有活生生灵魂的现实映射。我们的蓝猫也有过类似效应,很多小朋友说要去看蓝猫,有吗?其实并没有,只是一个虚拟现实。孙哲接下来的思考更接地气,但我们成都有真的熊猫,那为什么不把熊猫乖乖、熊猫呆呆、熊猫傻胖,做成一个熊猫群的文化元素呢?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做出来那就太有意思了,它是对成都文化精神的一种宣扬。

曾为文化产业发展多次提案建言的孙哲坚持认为,国内的相关部门以及产业从业者需要在文化上注意,中国有伟大的五千年文化,要从中创造出新的文艺现象与文艺作品。大量的文艺作品诞生之后,将给孩子们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文化一定要凤凰涅,一定不是什么非遗,不能等同于一个病人,插了很多管子,管子一拔就什么都没有了。中国文化一定要有再生能力,一定要寻找到一个新的东西,这样才能做到真正地传承与发展。中国有着非常好的文化基因,好比电影中的蒙太奇,实际上中国一两千年前就有这样的艺术概念和思维,唐诗和宋词就是蒙太奇艺术架构下的宏大文学宝库,只不过蒙太奇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的电影工业的产物而已……我们的国家地大物博,有很多东西值得挖掘与展示,但需要让人们知道它们,真正知晓中国的伟大。好比你吃惯了火锅之后,让你吃一个月的面包,你肯定马上就得回来吃火锅,你一定要过过瘾,地域文化和文化元素就是这样。

多年前,孙哲在参与策划宣传成都元素满满的动画电影《功夫熊猫2》时就觉得:真正踏踏实实地把成都文化的品牌亮出来的时候,是有很多内容可以做的。这是他的由衷感受,当你来到成都,这座城市会浸润、改变你的心智,你会在特别忙碌的生活当中,附着于文化的积淀去做一些事。

当前,孙哲带的研究生正在进行宽窄巷子的项目,他建议学生们先把说唱部分写出来。学生们给了他一份小小的惊喜,从开始到变革,他们一步步地把文化元素做出来——我们现在就需要这些,因为成都是能静下来的一个城市,静下来本身就是要把这些文化元素挖掘、宣泄出来,为什么我们做非遗的VR,意义也是如此。

 

做动画是非常激励人的

 

虽然辗转于多个城市,但始终从事的是动画事业,这被孙哲视为幸事。来到成都工作日久,孙哲的感慨是,我到成都大学的这十三年是碰撞的十三年,是和年轻人碰撞的十三年。到了学校以后,发觉好多人都特别喜欢动漫,发自内心的喜欢,由此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非常有成就感。动画专业是非常激励人的,可以把私人的影视梦做到极致。

对于这些热爱动画的年轻人,孙哲的建议是出发。动画作品要走心,动画人要秉持热情与专注,同时要会讲故事。孙哲以《梦回金沙城》为例,这部作品,做完之后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哑巴。当时我的团队对他们的动画设计有所帮助,设计部分做得很精彩。但是不会讲故事啊,作品不会讲故事,那就是一个美丽的哑巴。

当年还有个投资两个亿的动画片《魔比斯环》,票房惨不忍睹,大概就卖了四五百万。知晓这部片子制作全程的孙哲说得直白,为什么《魔比斯环》没有成功?因为它本来是一个法国人的漫画,讲的是一个找爹的故事。把法国人找爹的故事挪到中国来,让中国人去接受,那肯定是既看不懂也不愿意看,这是一个策略上的错误。

与之对应的则是《功夫熊猫》的成功。派拉蒙当初想做一个中国题材的片子。中国题材最易想到的元素是什么,第一个就是功夫,这是香港人已经宣扬到全世界的,中国的功夫太牛了,李小龙太牛了!有了功夫这个元素,再来一个什么呢?熊猫,中国的panda,所以就把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编了一个故事。派拉蒙用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讲了这个故事。再回到我们的作品上来,《梦回金沙城》是一个美丽的哑巴,故事没讲出来,《魔比斯环》那个法国人找爹的故事换上中国皮肤同样不行。

同时,国内国外动画从业者的境遇让他有些话不吐不快,国内有种现象很不好,投资者当导演,觉得自己出资了,这个想法那个想法都要加进去,国外真不是这样。比如铃木敏夫是制作人,他就负责找投资给宫崎骏,让宫崎骏充分地发挥他的能力,而不是我拿钱,我是地主了,我得过一把瘾。’”

我相信,中国的动画产业一定会在曲折的道路中走出自己的天地,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成都动漫作品也是会受到大家关注的。

 

 


版权所有:成都市政协办公厅   主办单位:成都市政协办公厅   备案号:蜀ICP备10004046号
技术支持:四川鼎天软件有限公司   电话:400-6066-950   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