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薇:“老”委员持续新作为

叶薇,女、汉族、四川成都人、第十二、十三、十四届成都市政协委员。现为信息产业电子第十一设计研究院科技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

座右铭:“做快乐的自己。”

 

成都市政协委员、科技界别召集人叶薇语调温柔、思维简洁,朴实的话语背后是丰富的职业经验。叶薇的职场经历很特别,专注于信息产业的她“从大学毕业就在这儿,一直在这个单位,30年了,没有离开过。”可以说,如今身为电子第十一设计研究院科技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主任的叶薇曾参与了十一所快速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十一所的良好发展也促使她不断挖掘自己的潜能,以期跟上步伐。

职场的馈赠甚至使得叶薇在担任政协委员后大受裨益,她已连续三届担任成都市政协委员,履职多年的历练让她拥有了更宽广的视野和更丰富的阅历,当最初的“兴奋”与“光荣”转变为如今的熟悉与热爱,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却从未搁下,始终“精雕细琢”每一份提案,在调研中探寻,在履职中思考,期望以创新改善城市民生。

我是一个做事的人

无论处于职业发展的哪个阶段,叶薇都有着极强的适应力、包容度与感恩心,“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听从组织安排”,这份踏实与不急不躁也让她得到了领导与同事的广泛认可。早前她在十一所信息中心工作,后来又转入人事领域,从而对信息产业的发展看得透彻,也在人才发展、人力资源整合管理等方面积极探索。

叶薇对近年来信息产业的发展趋势与热点尤为关注,“这和国家的产业政策关系密切,即便因为某些原因有所小波动,其依然是向上、向前走的,在这个基于大数据的知识经济时代,各个方面都深受影响,谁拥有数据谁就拥有未来。不过,当前依然要继续夯实中国信息产业的硬件和软件基础。”对于有政协委员提出要“以信息产业促进文化强省、强市建设”,叶薇也有自己的看法,“这个提法很实际,如果成都能在此间占得先机的话,将大有作为。成都的文化底蕴深厚已是公认,如果能加入信息化、互联网元素,将更有效、更广域地走向世界。这不是搞一场活动、开一个会就能实现的,需要的是全盘规划、有序推进。”

因为最近几年倾力人事领域,叶薇的感触颇多,“人是最多变、最不确定,同时也最具有潜能和可塑性的。千人千面,哪怕是同一个人,也会有不同的状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并不容易。认知与思维的自我更新非常重要,无论从事什么职业、身处什么领域要跟得上时代。优秀的企业文化是破解人才困局的钥匙,培养并保留高绩效员工一直是人力资源管理者的主要使命。”

而对于成都的人才政策,叶薇的解读相对客观:“成都高校对本地域信息产业的发展支持力度很大,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等都是重要的人才基地。但成都高规格人才的外流现象依然存在,这一点甚至从高中时期就开始了,成都高中名校的尖子生考上外地名校,基本就不再回流了。”叶薇进一步认为,“想要成为信息产业、科技产业名城,成都要走得路还很长,这不是颁布一个政策或兴建几个孵化园就能扭转的局面,我知晓成都有很多行之有效的人才优惠政策,也着实涌现了不少发展得还不错的孵化园,但真正把人才吸引过来并真正留得住,最需要的是成都拥有一个能够发出业界强音的巨头企业,从而把成都的名气真正打出来。真有这样一个巨头出现,对人才的吸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对于想奋斗的年轻人来说,成都还算是西部城市中的不错选择,但我们显然应该把目标定得更高远一些。”

提案背后是民生

听叶薇在多领域建言献策,听她谈及提案背后的故事,其间的初衷与坚守不由让人心生敬意。

“汲取工作和生活中的有源之水,深入调研,认真思考”已成政协委员的履职常态,叶薇的诸多提案正是坚定的践行之成果,除了与自己所处信息产业相关的提案建议,众多热门的社会问题也是她的关注重点。

2015年,叶薇提出的《关于推进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的建议》成为成都市政协2015年优秀提案,2016年初成都市政府工作报告也对这一建议做出回应:“2016年,成都将启动社区养老院三年达标计划,完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对于为何将关注点聚焦“养老”的疑问,叶薇的回答是:“我之所以关注养老,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父母年龄大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正进入老龄社会。”

叶薇并不讳言年龄的因素让她对养老问题切身关注。她是江苏人,不少亲戚在上海生活,其中恰好有人在做小区的居家养老事宜,前去考察后,叶薇觉得成都在这一领域也可以积极跟进,“如今年轻人都离家打拼事业,空巢老人越来越多了,完全靠子女做养老的事情,往往力不从心。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也使众多老年群体无法接受住进养老院的生活,何况,养老院的缺口也很大,承载不了当前有需要的老年群体。”

为了给银发一族的养老问题找到更多解决办法,叶薇遍访多个城市的多家养老机构,“我觉得居家养老是最好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在老人生活还能自理的情况下。不光成都,很多地方都在积极探索这一领域。成都的居家养老工作有不少亮点,锦江区的好些社区养老院就做得不错,对于孤寡老人、身体状况不太好的老人,社区机构设置了专门的手机呼叫系统,很新颖,也很实用。”叶薇进一步建议,“不得不说,做好居家养老和城市、地域的经济实力有一定关系,前期投入必不可少……如此一来,政府与市场亟需同步发力,政府要充分体现出引导作用,当然,政府的全力介入与完全市场化都是不现实的。理想状态是,政府出面做先期投资,甚至是可以是以小量地块划出作为场所用地,然后由有实力、有信誉的企业接手运营与发展,期间还要有相宜的监督机制进行督管,最终让其既逐步提高服务质量,又兼顾自身造血功能,实现良性循环。类似的范例成都其实已经出现了,虽然规模较小,但运营良好,有一定的推广价值。”

“老”委员的新思虑

知政失者在朝野,知屋漏者在宇下。作为三届政协委员,叶薇有时也感慨,肩负这样一份职责,努力之后取得的每一点成绩都有莫大的荣誉感——这一点,十余年未曾改变。“我是由单位推荐成为政协委员的,最早是真的对什么都没概念,就只是跟着开会、调研,参加各类活动,慢慢的就意识到该如何做了。在单位里,我属于比较单纯的那一类人,与社会的接触相对较少。成为政协委员后,各个领域、各个地域都得跟着去接触、去熟悉、去了解,这就算跳出自己的‘小圈子’了,眼界开阔了,阅历上去了,就开始琢磨怎么才能好好履职。写社情民意,写提案,那么思路关注点从哪里来?都在平时的一点一滴里。断头路如何对交通不利?处于低洼路段的学校有哪些隐患?……实地调研后总有些想法和建议不吐不快,为城市民生出份力,是责任也是义务。”

虽然已是“老委员”,但叶薇的新思虑着实不少。除去居家养老,她还特别关注贫困边缘人员,“这部分人其实很尴尬,国家对贫困群体有很多政策进行帮扶,可他们并不算贫困群体。最关键的是,虽然他们有能力挣点钱,生活过得去,但抵御困境的能力非常弱,一旦遭遇病患或别的什么,马上就陷进去了,而这个时候社会对他们的帮助往往又没有那么及时。”为了撰写这份新提案,叶薇格外留意成都的贫困边缘人员,“从多个渠道去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与迫切需求,期望能切实为改善他们的境遇做点事情。”

另一个被提及的新建议是关于政协的界别活动。身为科技界别的召集人,叶薇一直头疼活动的时间协调问题,“科技界别范围实在太广了些,四十多个委员们来自各个领域,事务也特别多。召集一次界别活动,要与多个方面打好招呼,可总是有委员因为临时事务无法参加,似乎就少有全员到齐的时候。委员们自己也很遗憾,大家都是真心想参加,有话要说,有建议要表达,有信息要交流……一再错过,很多好的想法、建议就被无限期的搁置了。”由此,叶薇建议,“可以由专委会来协助协调,将专委会的桥梁作用进一步发挥好。”而且,“界别活动要做好,适度的跨界也是应该推行的。委员们散布在各个广域行业,看问题的角度、思路都不同,要是跨界别以某个话题来选人参加效果可能会好些。比如,列出年度计划,将活动规划分解到月,由委员选择愿意参加哪个话题,自行申报,这样就比较灵活,效率高且委员参加的积极性也会相应提高,因为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关注点申报参加活动,可以把自己的思索与收获与更多委员分享、交流了。”


版权所有:成都市政协办公厅   主办单位:成都市政协办公厅   备案号:蜀ICP备10004046号
技术支持:四川鼎天软件有限公司   电话:400-6066-950   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